<menu id="myoya"></menu>
  • <nav id="myoya"></nav>
    <menu id="myoya"><strong id="myoya"></strong></menu>
  • 所在位置: 首頁 > 權威發布 > 指導性案例
    指導案例175號:江蘇省泰州市人民檢察院訴王小朋等59人生態破壞民事公益訴訟案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 發布時間:2021-12-03 11:11:37

      指導案例175號

      江蘇省泰州市人民檢察院訴王小朋等59人生態破壞民事公益訴訟案

     ?。ㄗ罡呷嗣穹ㄔ簩徟形瘑T會討論通過 2021年12月1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生態破壞民事公益訴訟/非法捕撈/共同侵權/生態資源損害賠償

      裁判要點

      1.當收購者明知其所收購的魚苗系非法捕撈所得,仍與非法捕撈者建立固定買賣關系,形成完整利益鏈條,共同損害生態資源的,收購者應當與捕撈者對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的生態資源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2.侵權人使用禁用網具非法捕撈,在造成其捕撈的特定魚類資源損失的同時,也破壞了相應區域其他水生生物資源,嚴重損害生物多樣性的,應當承擔包括特定魚類資源損失和其他水生生物資源損失在內的生態資源損失賠償責任。當生態資源損失難以確定時,人民法院應當結合生態破壞的范圍和程度、資源的稀缺性、恢復所需費用等因素,充分考量非法行為的方式破壞性、時間敏感性、地點特殊性等特點,并參考專家意見,綜合作出判斷。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1168條(本案適用的是自2010年7月1日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8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2014年4月24日修訂)第64條

      基本案情

      長江鰻魚苗是具有重要經濟價值且禁止捕撈的水生動物苗種。2018年上半年,董瑞山等38人單獨或共同在長江干流水域使用禁用漁具非法捕撈長江鰻魚苗并出售謀利。王小朋等13人明知長江鰻魚苗系非法捕撈所得,單獨收購或者通過簽訂合伙協議、共同出資等方式建立收購鰻魚苗的合伙組織,共同出資收購并統一對外出售,向高錦初等7人以及董瑞山等38人非法販賣或捕撈人員收購鰻魚苗116999條。秦利兵在明知王小朋等人向其出售的鰻魚苗系在長江中非法捕撈所得的情況下,仍多次向王小朋等人收購鰻魚苗40263條。

      王小朋等人非法捕撈水產品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已經另案刑事生效判決予以認定。2019年7月15日,公益訴訟起訴人江蘇省泰州市人民檢察院以王小朋等59人實施非法捕撈、販賣、收購長江鰻魚苗行為,破壞長江生態資源,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為由提起民事公益訴訟。

      裁判結果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4日作出(2019)蘇01民初2005號民事判決:一、王小朋等13名非法收購者對其非法買賣鰻魚苗所造成的生態資源損失連帶賠償人民幣8589168元;二、其他收購者、捕撈者根據其參與非法買賣或捕撈的鰻魚苗數量,承擔相應賠償責任或與直接收購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王小朋等11名被告提出上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31日作出(2019)蘇民終1734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一、非法捕撈造成生態資源嚴重破壞,當銷售是非法捕撈的唯一目的,且收購者與非法捕撈者形成了固定的買賣關系時,收購行為誘發了非法捕撈,共同損害了生態資源,收購者應當與捕撈者對共同實施的生態破壞行為造成的生態資源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鰻魚苗于2014年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為瀕危物種,也屬于江蘇省重點保護魚類。鰻魚苗特征明顯,無法直接食用,針對這一特定物種,沒有大規模的收購,捕撈行為毫無價值。收購是非法捕撈鰻魚苗實現獲利的唯一渠道,缺乏收購行為,非法捕撈難以實現經濟價值,也就不可能持續反復地實施,巨大的市場需求系引發非法捕撈和層層收購行為的主要原因。案涉收購鰻魚苗行為具有日常性、經常性,在收購行為中形成高度組織化,每一個捕撈者和收購者對于自身在利益鏈條中所處的位置、作用以及通過非法捕撈、出售收購、加價出售、養殖出售不同方式獲取利益的目的均有明確的認知。捕撈者使用網目極小的張網方式捕撈鰻魚苗,收購者對于鰻魚苗的體態特征充分了解,意味著其明知捕撈體態如此細小的鰻魚苗必然使用有別于對自然生態中其他魚類的捕撈方式,非法捕撈者于長江水生生物資源繁衍生殖的重要時段,尤其是禁漁期內,在長江干流水域采用“絕戶網”大規模、多次非法捕撈長江鰻魚苗,必將造成長江生態資源損失和生物多樣性破壞,收購者與捕撈者存在放任長江鰻魚資源及其他生態資源損害結果出現的故意。非法捕撈與收購已經形成了固定買賣關系和完整利益鏈條。這一鏈條中,相鄰環節均從非法捕撈行為中獲得利益,具有高度協同性,行為與長江生態資源損害結果之間具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共同導致生態資源損害。預防非法捕撈行為,應從源頭上徹底切斷利益鏈條,讓非法收購、販賣鰻魚苗的共同侵權者付出經濟代價,與非法捕撈者在各自所涉的生態資源損失范圍內對長江生態資源損害后果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二、生態資源損失在無法準確統計時,應結合生態破壞的范圍和程度、資源的稀缺性等因素,充分考量非法行為的方式破壞性、時間敏感性和地點特殊性,并參考專家意見,酌情作出判斷。

      綜合考慮非法捕撈鰻魚苗方式系采用網目極小的張網進行捕撈,加之捕撈時間的敏感性、捕撈頻率的高強度性、捕撈地點的特殊性,不僅對鰻魚種群的穩定造成嚴重威脅,還必然會造成對其他漁業生物的損害,進而破壞了長江生物資源的多樣性,給長江生態資源帶來極大的損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三條的規定,綜合考量非法捕撈鰻魚苗對生態資源造成的實際損害,酌定以鰻魚資源損失價值的2.5倍確定生態資源損失。主要依據有兩點:

      一是案涉非法捕撈鰻魚苗方式的破壞性。捕撈者系采用網目極小的張網捕撈鰻魚苗,所使用張網的網目尺寸違反了《農業部關于長江干流實施捕撈準用漁具和過渡漁具最小網目尺寸制度的通告》中不小于3毫米的規定,屬于禁用網具。捕撈時必將對包括其他小型魚類在內的水生物種造成誤捕,嚴重破壞相應區域水生生物資源。案涉鰻魚苗數量達116999條,捕撈次數多、捕撈網具多、捕撈區域大,必將對長江生態資源產生較大危害。

      二是案涉非法捕撈鰻魚苗的時間敏感性和地點特殊性。案涉的捕撈、收購行為主要發生于長江禁漁期,該時期系包括鰻魚資源在內的長江水生生物資源繁衍生殖的重要時段。捕撈地點位于長江干流水域,系日本鰻鱺洄游通道,在洄游通道中對幼苗進行捕撈,使其脫離自然水體后被販賣,不僅妨礙鰻鱺種群繁衍,且同時誤捕其他漁獲物,會導致其他水生生物減少,導致其他魚類餌料不足,進而造成長江水域食物鏈相鄰環節的破壞,進一步造成生物多樣性損害。

      考慮到生態資源的保護與被告生存發展權利之間的平衡,在確定生態損害賠償責任款項時可以考慮被告退繳違法所得的情況,以及在被告確無履行能力的情況下,可以考慮采用勞務代償的方式,如參加保護長江生態環境等公益性質的活動或者配合參與長江沿岸河道管理、加固、垃圾清理等方面的工作,折抵一定賠償數額。

     ?。ㄉР门袑徟腥藛T:劉建功、趙黎、臧靜)

    責任編輯:劉帆
    久久爱站网,欧美二级在线观看免费,无遮挡又爽又刺激的app
    <menu id="myoya"></menu>
  • <nav id="myoya"></nav>
    <menu id="myoya"><strong id="myoya"></strong></menu>